笑望沧溟千军破

一个自带冷逆拆cp体质的渣

埃维邪教的半成品草稿安利,理论上没有后续

维鲁特背靠着涂满干涸颜料的墙壁,手中的枪微微抬起,试探着向墙后探出头去,意料中的空无一人——这已经是第四次扑空了。不耐混合着薄荷的冷冽香气在体内躁动起来。他微微蹙眉,心中不甘的同时还隐隐有一丝没有在这时与这位最强佣兵直接对战的侥幸。意识到自己心态从战意昂扬到畏首畏尾的变化,他暗自骂了一声,握住枪的双手稍微有些松懈。忽然听到身旁一阵风声,维鲁特立刻毫不犹豫的弃枪前扑,下一刻刚刚躲藏的墙壁就被击得粉碎,耳边男子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含着浓郁的战意响起。
“终于,找到你了。”
维鲁特神色丝毫不见惊惶,他立刻从腰间摸出另一把手枪,向着身后毫不犹豫的连开三枪,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即使是在混乱不堪的城市中维鲁特也能清晰的分辨出那是子弹被埃蒙挥动巨剑挡掉的特殊的响声。维鲁特清楚自己的这一次攻击毫无用处——虽然看上去逼退了埃蒙的一次进攻,但如果对方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应该在枪声响起的前一秒,克洛诺老爷就会在会议室六十寸的液晶电视屏幕上看到他儿子颈动脉里喷出的血。维鲁特感觉自己的上臂因为刚刚有些夸张的扭转动作一阵阵的钝痛,混杂着肩上被碎石划出的伤口散发出的血腥味形成了别样的快感,维鲁特的眼眸红色愈发鲜艳,死死盯着对面男人的脸,一种想要将对方拆吃入腹的疯狂欲望涌入血液,带动的他指尖都颤抖起来。维鲁特握紧了枪柄,抑制住自己想主动出击的冲动,等待着埃蒙攻击时露出的破绽。而埃蒙也好似全不在意这种情况下先攻带来的劣势,手中剑锋前指,阳光照在剑刃上,原本温暖的金色生生被剑身折射出冷意,与主人眼中嗜血的光一同牢牢锁定在维鲁特身上。
巨剑重重砸在维鲁特身前的地面上,震荡起灰黄色的尘土落在两人的发丝与外衣上,却连生性爱洁的维鲁特也没有在意这点,他立刻开枪反击,在对手被子弹拖延住脚步的瞬间单手换上左手上手枪的弹夹。埃蒙冷哼一声再度前冲,试图补回两人之间被拉开的距离,气流的波动夹杂着金酒特有的辛辣的味道扑面而来,维鲁特脚下微微一顿,体内清凉的薄荷味也渐渐变的炙热起来;维鲁特暗自骂了一声这个实战训练系统连发情期都要模拟出来的真实性,用已经微微发颤的手扣下扳机,却无一例外的射偏,埃蒙挑了挑眉,似乎是讶异于这种低级失误的发生,却依旧毫不犹豫的出剑,刺穿了维鲁特的胸口。
维鲁特睁开眼睛,熟练的操作面前凭空浮现的控制面板打开了训练仓的门。维鲁特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皱起了眉,空气中溢满了自己身上的薄荷气息,他咬了咬牙,扶着训练仓勉强站了起来,却被由远及近的Alpha霸道的信息素逼得腿一软,差点又坐了回去。想要快速离开的想法也成了奢望,只能等着那个Alpha走人再想办法回宿舍。
可往往事与愿违。
维鲁特听得清楚,伴随着浓烈酒气的脚步声在经过自己训练室门口时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开门的声音,维鲁特的心随着这声音也提了起来,直到看见进来的人的身影才松了口气。埃蒙随手带上房门,靠在墙上歪着头看他。
“感觉你状态不太好就过来看看,能不能自己回去?”
维鲁特声音软软的,一面瞪着这个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该收起信息素并且立刻离开的Alpha一面回答:“还好,就是你...”他考虑了一下措辞,最后还是决定直说。“...能不能收一下信息素。”
埃蒙明显愣了一下,皱着眉回答:“我没外放信息素。”
维鲁特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才想起埃蒙平时几乎不会散发出信息素,低调的几乎像个Beta,这也是自己没能认出他的信息素气味的原因,那么自己能感觉到他的信息素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自己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了发情期的第二阶段,而且十分钟内就会直接发情,干净利落。
埃蒙表情也不太好看,估算了一下从位于弗尔萨瑞斯首都市中心的模拟训练基地到位于城郊的南国交换生宿舍所需时间,立刻打消了把维鲁特强行带回去的可能性,他感觉到维鲁特愈发急促的呼吸,开始考虑让格洛莉娅叫个直升机把维鲁特送回去的可能性。维鲁特看着埃蒙眼底毫不作伪的焦急咬了咬牙,低声说道:“临时标记我,埃蒙。”
大概是声音太小,埃蒙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维鲁特偏着头不肯看他,声音发抖:“我说,临时标记我。”


评论(31)

热度(44)